关注微信公众号
下载APP

您是个人用户,您可以认领企业号

质保期已过,工程款仍未结,周口华耀城被指拖欠工程款

5850
lucn30 2019-12-28 12:33 抢发第一评

两年前已竣工 至今仍未拿到工程款

2016年12月20日,河南鑫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与华耀城策划(周口)有限公司签订《C地块办公楼公共区域精装修工程》施工合同,约定华耀城策划(周口)有限公司委托河南鑫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施工。工程包括地面铺装、墙面装饰、天花吊顶、卫生间洁具及水电安装等项目,合同总价124万元整,工程款按施工进度支付。

工程于2017年7月初完工, 当年7月10日,在监理单位参与下,该工程完成竣工验收。河南鑫品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汪旭东说:“按照合同,到竣工验收通过时,活就已经结束了。本来以为很顺利的一个活,没想到会一直拖到2019年年底。”

汪旭东说:“按照合同,验收完成后,华耀城应在30日内向我们支付剩余工程款35万元整。施工期间,已经支付了89万元。但两年多来,我们多次索要,华耀城方面一直找借口拒绝支付。而且像我们这样遭遇的施工方还不止一家。他们明显是在恶意拖欠工程款,我们估计是他们公司资金可能出了问题,不然不会找各种理由这样拖。”

质保期已过 工程款仍未结 周口华耀城被指拖欠工程款

质保期已过 工程款还没着落

2017年工程验收后,汪旭东说,他多次向华耀城讨要剩余款项,“他们(华耀城)找各种理由,一直拖,实质上就是拒绝支付”。

最初,他们是以我们提供的资料不全为由,让我们整各种材料。到2017年8月10日,“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按要求提供了所有资料”,又经过多次沟通,华耀城同意结算工程款。但现实上却一直没办,“每次去要钱,他们都说需要走流程、在走审批流程、集团在督查等等理由,不予支付工程余款。就这样一直拖到2018年。到2018年他们又找到了新的理由。”

2018年,华耀城又以物业通知办公楼8楼漏水,要求河南鑫品建筑进行维修而暂停办理付款,河南鑫品建筑又再次与华耀城接洽,经过华耀城物业自行对漏水点进行破除,结果为其他单位给水管热熔处漏水,此时,汪旭东再次请求华耀城尽快支付工程款,华耀城又以该工程主管工程师离职资料遗失、工程主管成本工程师离职等等理由不予支付工程余款。

转眼两年多过去了,又到了年底农民工讨要工资的时候。汪旭东说,2019年年底,他又来到华耀城讨要工程款,谁知,华耀城又以办公楼卫生间漏水为由停办付款流程。

质保期已过 工程款仍未结 周口华耀城被指拖欠工程款

经办人员说法互相矛盾

2019年12月18日,今报记者跟随汪旭东前往华耀城,未亮明身份的情况下见证了讨要工程款的过程。

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前多次敲门,无人开门后。汪旭东来到了一雷姓书记办公室内。该名工作人员说,“这事不归我管,都不是我分管的事,我建议你走法律程序。”当记者询问能否联系总经理时,该工作人员拒绝联系。

接着,汪旭东又来到了写有“成本控制”字样的一间办公室内。在该间办公室内,汪旭东见到了一杨姓副总,杨某立即索要刘志辉的各种资料后,汪旭东跑回车内拿出了各种手续,包括竣工验收单:“按当初签的合同,只要竣工验收合格,您公司都应该给钱,这都两年多了,您看看帮帮忙呗。”此时,杨某又说公司的一韩姓副总不让支付。并拿出了一张纸,上边写着:“因C区办公楼公用卫生间漏水严重,多次通知均未到场处理,该问题一直未解决。且公共部位瓷砖空鼓脱落严重也未处理,现请成本部同事停止该公司工程结算”。落款为韩某,日期为2019年10月22日。“质保期是两年,现在质保期都过了,你们又拿这个说事,明显是故意推辞,都不按合同来,而且韩总也说他没有不让支付。”汪旭东说着话,当场向韩某拨打了电话,并按下了免提,电话中韩某此事矢口否认,称自己没有通知停止结算。听到电话后,杨某说:“那得让他给我打个条,不然我也没法办。”

走出华耀城办公室外,汪旭东长叹一声说:“每次都有这样那样的理由,我们现在都没办法了。我再给他们催催,实在不给了,我再向你们反应。”

经办人再次离职 不知道找谁要钱

昨日下午,汪旭东再次向本报反映说:“上次联系的那几个副总都不干了,现在都不知道找谁要钱了。”

汪旭东说:“这些天我又去了好几趟,都没见着他们的负责人朱总,后来电话和他联系上了。朱总说,他已经安排下边人走流程了。但下边的几个人都说没接到通知。上周六我又和杨总和韩总联系,结果,他俩都说自己不干了,辞职了。现在我都不知道找谁要钱了。

所属栏目: 周口新闻
声明:文中内容均来自媒体或网络,淮阳头条信息网不为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。淮阳头条信息网作为内容和资讯传播平台,只为传播效果负责,在文章不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,不继续承担甄文章内容和观点的义务。
44
( 0 )
评论一下
评论
登录 后发表评论
×